热点资讯
当前位置:石蟆旁达网>娱乐>文章
栾保群︱浙古本《陶庵梦忆》读后
发布时间:2019-09-11 14:48:14 | 发布者:石蟆旁达网 | 文章阅读量:4716 

我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把《陶庵梦忆》部分细读一过,校勘者的精细功夫令人钦服,使我收益多多。所遗憾者,不能用“浙古本”的成果重新进行整理,以使拙注生色,只好用这篇《补记》把得到的收获罗列出来,以谢读者。

来源:中国新闻网

8月6日,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富加镇发生一起凶杀案,一男子驾驶汽车冲进富加派出所并持刀砍人,随后该男子被民警击毙。案件造成一名警察、一名辅警殉职,4名群众不同程度受伤。

“再见,爸爸、哥嫂,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用十余个版本逐字校勘,需要极细密的功夫和耐心,对两本对雠就心劳目昏的我来说简直难以想像。所以在当今浮躁之世,能做到“浙古本”这水平已经很令人吃惊,即使出现一些无关大体的误校、漏校,顶多也就算个小疵吧。但做为一个读者和受益者,为表感激之忱,也提两点小建议,只当是曝芹之献。

4月27日18时10分许,米脂县第三中学学生在放学途中遭遇恶性袭击,导致19名学生受伤,其中9名学生死亡。

按:此文原是《新校注陶庵梦忆》的“补记”,发表时稍做了修改。

《梦忆》一书在文本上疑点颇多,我读不通就生疑,生疑则妄测,不检查自己的浅学,却问责于书本,这应该不是好毛病。但愚者千虑,或有一得,所以虽然常见笑于高明,这毛病一时也难戒掉。“浙古本”已经把能找到的有价值的版本一网打尽,即使不加补改,眼下的成绩就可以说把《梦忆》的版本校勘做“绝”了;——但我的很多妄测仍然不能解决。承蒙“浙古本”整理者的垂青,能把我的一些没有得到版本印证的妄测收入其中,足见包容之广,所以我在此冒昧说一句:由于《梦忆》的特殊情况,只靠“本校”是不可能做成最好版本的,除非找到张岱亲订的抄稿本,有多少版本也没用。

中新社北京11月23日电 (记者 梁晓辉)中国外交部23日举行中外媒体吹风会。外交部副部长王超、秦刚、部长助理张军,财政部副部长邹加怡,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介绍习近平主席对西班牙、阿根廷、巴拿马、葡萄牙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十三次峰会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美国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当天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说,此次空袭针对“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阿富汗的隧道,主要目的是封锁“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阿富汗的行动空间。

如果说道光本让我有些小失望,那么科图本带给我的是大惊喜。此本与砚云本属于同一系统,二本的篇数、次序完全一致,细读“浙古本”校记,二本的文字也几乎没有差异,但一有差异就是要砍头的“大事件”。我分成三条做一介绍,自然也是对本注本的补充。

致辞和演讲嘉宾认为,当今世界乱象纷呈,各类矛盾冲突错综复杂,要求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呼声日益高涨。与此同时,在全球化不断推进的时代进程中,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

山东:力争2019年汛前实现防洪隐患清零

或问:总不成只有迎合了你的妄测才算完美吧?那么我就举本注本中两个不大算是妄测,也容易为读者诸公认可的例子:卷四《祁止祥癖》之“性命可倾,至宝是宝”,虽然理解吃力,但诸本无异辞,也少见有人置疑,各注本只是宛转圆解;但我认为“至宝是宝”四字其实是“至宝是保”之讹,语出周密《齐东野语》,赵子固事也,与《西湖梦寻序》的“旧梦是保”正是同一句式。又卷五《炉峰月》之“陬牙横梧”,现存各本亦无异辞;但它其实是“陬互横牾”之误,语出宋玉《高唐赋》也。

封面新闻讯(记者 田之路 实习生 李娟平)“烦来认领下您或您亲人从窗口遗落的贵重物品(如图)”近日,一则“失物招领”出现在成都某小区内。但文中的“贵重物品”确是一根烟头,业主在“失物招领”中对高空抛物的行为表达了愤怒。8月13日,封面新闻记者联系到张贴该失物招领的业主贾先生,他表示,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引起住户对高空抛物行为的重视和关注。

但我的“妄测”不止于此,在过去的注本中就疑卷一《天砚》之“不得砚丑”当是“不得妍丑”,卷七《松化石》之“潇江”当是“清江”之类,本注本中又多添了不少。这多是因字形相近而致误,遇到善本很容易得到印证的,可是“道光本”未能使我如愿以偿,只好还戴着“妄测”的帽子。这当然不能“盗憎主人”似地责怪佳本,但失落之情总是难免的。

《陶庵梦忆·西湖梦寻》,[明]张岱著,路伟、郑凌峰等校,浙江古籍出版社即将出版

习近平主席同时强调:任何人都不能破坏中非人民的大团结!任何人都不能阻挡中非人民振兴的步伐!任何人都不能以想象和臆测否定中非合作的显著成就!任何人都不能阻止和干扰国际社会支持非洲发展的积极行动!

由此看来,《梦忆》科图本的发现是路伟诸君对张岱研究的一大贡献,仅次于近年《石匮书》钞本和《嫏嬛文集》沈复灿钞本的发现。对于《梦忆》版本有兴趣者,“浙古本”应该列于必收之冠。

重点在看什么?

陈妍希拿着勿忘我的画作

和过去一样,这个讨论并不会有一个标准答案。

总结起来,除了可用咸丰本纠正者之外,道光本对乾隆本有纠而正之者,有未正反误者,又有改后稍胜或未必胜于不改者,则谭复堂说的“《梦忆》以王见大本为最佳”,也只是相对于乾隆本和咸丰本而言。但这样说并不是贬低道光本的价值,在版本校勘上,道光本的重要地位是无可替代的。

三,补遗四篇,科图本篇篇都有“死罪”。好在这四篇集中在书末,改版问题不大。我现在改变本注本体例,不出校记,直接把科图本的要紧字句校补砚云本,校补之处,砚云本中的原字句用圆括号改小字标识,补入的科图本用方括号大字标识,再请编辑先生到科图逐字核对。二本个别字间有出入,砚云本较胜的,就不再改动了。

二,卷四《兖州阅武》一篇,与砚云本和乾隆本对照,“扮敌人百馀骑”科图本作“扮胡人百馀骑”,“敌骑突至”作“胡骑突至”,“内以狡童扮女三四十骑”作“内以狡童扮胡女三四十骑”,“所扮者皆其歌童外宅”作“胡儿胡女皆其歌童外宅”。这些都理当在正文内据以改正,但现在只能补记于此。另外,由这些“胡”字,可知此篇不会写于张岱仓皇避仇之时,应该是阅武当年的实录,或可以做为《梦忆》多篇作于明亡前之一证。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特殊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司有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截至今年7月,全国各地共查处食品保健食品违法违规案件3.7万余件,货值金额16.2亿元,抓获犯罪嫌疑人8600多名,整治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市场经营环境得到有效净化。

一是法国的战略能力能否凝聚大国联合反恐共识。尽管“巴黎恐袭”给法国造成了巨大伤亡和痛苦,但无论是伤亡人数还是冲击效果看来,毕竟不是当年美国的“9·11”。更重要的是,法国的战略能力不如美国,很难像美国那样振臂高呼、一呼百应。作为没落的大国,法国的战略能力逐渐下降,武力打击恐怖势力的能力更令人质疑。近日,法国与美国联合空袭叙利亚,明则显示联盟团结,实则反映法国能力不足,即便法国能够借壳北约对“伊斯兰国”发起打击,需要倚重的还是美国。法国能否游说美国全力反恐,英德等北约欧洲国家能否极力配合,以目前法国的战略能力而言,很难确定。

一,卷一《锺山》一则有“近阁下一座稍前,为䂵妃,是成祖生母”一句,科图本“䂵妃”下多“鞑女”二字。这“鞑”字当然是犯忌的,虽然䂵妃为高丽人,但高丽先于明朝为满洲所并,南侵的清军中就有高丽人参加。但更值得琢磨的不在于此,而是由此“鞑女”二字可以看出张岱对明成祖的态度。我读《报恩寺塔》一篇,总觉得张岱对这以“功德”掩篡位之丑的报恩寺塔语带讥讽。张岱对朱棣的出身,先点明不是嫡子,再点明是“鞑女”——“夷狄犬羊”之种,显然是有深意存焉。

叙政治分析人士马希尔·伊赫桑认为,美国不仅惯用“污名化”,还通过自我“美化”为其霸权行为找借口,例如以“反恐”为名在叙利亚部署军事力量。实际上,美国驻军既未受到叙政府邀请,也未经联合国授权,是完全非法的。美国为了自身利益不惜加剧他国动荡,使叙利亚危机日趋复杂,叙民众生活愈加痛苦,这种所作所为严重损害了美国自身的国际形象。(综合新华社记者徐烨、王瑛、郑一晗、李奥、刘阳报道)

一,卷七《品山堂鱼宕》最后一句“约吾昆弟,烹鲜剧饮,竟日方散”,其中“竟日”道光本作“竟三日”。窃以为道光本优胜,试想渔人捞捕多时,然后是“集舟分鱼”,然后是“满载而归”,此时已经是什么时候,就是立刻约人剧饮,也谈不上“竟日”了吧?无法把此校补入正文,实在遗憾,在此表出,以赎万一。

另外让我想不到的是,道光本与乾隆本相比,竟增添了一些新的错误,蒙“浙古本”校出,举例如下:卷四《世美堂灯》误“椟”为“牍”,卷五《治沅堂》误“成都”作“城都”,《金山竞渡》误“钲”为“釭”。另有无故而删节者,如卷六《朱氏收藏》一则,删去“以袖攫石、攫金银,以赚田宅”十一字,《菊海》一则,乾隆本“肃余入,遍观之,不敢以菊言,真菊海也。厂三面,砌坛三层,以菊之高下高下之”,不知何故,道光本竟简化成“真菊海也,坛三层,以菊高下之”。两相比照,让人疑惑:难道乾隆本多出的那些字是王文诰一时好事而加进去的么?

3月15日,六六再发微博质疑京东,并称自己微信公众号被禁。

道光本与乾隆本相比,自然有其优长之处,主要是对乾隆本一些错字的纠正,现列举如下:卷二《三世藏书》中的“吹烟”改为“吃烟”,卷四《严助庙》的“上贡”改为“上供”,《牛首山打猎》中的“祖茔”改为“祖堂”,卷五《治沅堂》中的“钦宗”改为“徽宗”,“诸公”改为“朱公”,卷七《悬杪亭》中的“度索寻樟”改为“寻橦”。只是卷七《庞公池》“并无芥蒂”之“蒂”字,马兴荣本说是据道光本所改,而“浙古本”则未出校,不知孰是。较重要的是以下两条,一是卷四《宁了》“一日夷人买去,惊死”改为“一日夷人买去,秦吉了曰:‘我汉禽,不入胡地。’遂惊死”。一是卷八《嫏嬛福地》中的“呜呼陶庵张长公之圹”改为“有明陶庵张长公之圹”。以上共八处,这些我在注本中大多以“妄测”出之(有些则在故宫出版社本《陶庵梦忆》中大胆“妄改”了),如今得到佳本印证,当然是喜不自胜了。

第3个“+”,“智能+”。本质是在人工智能的引领下,机器对人能力的补充、增强、提高,甚至替代。

“医疗控费”与百姓切身利益息息相关,因而备受社会舆论关切。去年底,多地传出公立医院“严控医疗费、停用部分耗材”的消息,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国家卫健委有关专家表示,药价虚高、耗材价格虚高是导致“看病贵”问题的一个重要因素,医保管理部门实施按床日、按病种、总额预付等控制性综合付费方式,要求医院在保证医疗质量的情况下主动控费,旨在提高基金使用效率,在此过程中,“突击控费”只是少数地方的个别医院所为,并非普遍现象。

从春节前到现在,支付宝里的余额宝不能随意购买了。每天9点开始抢购,往往不到9点半额度就用完了。据了解,“宝宝”们瘦身背后,是监管部门对互联网理财监管的加强,也是防范风险的要求。

租房费用:合租住宿每月平均为200-500加元

又有虽不知孰对孰错,感觉改后胜于改前的,如卷六《松棚》“劲竿”改为“劲幹”,《曹山》“颠翻”改为“颠播”,卷七《西湖香市》“厂外又棚,棚外又摊”改为“厂外又栅,栅外又摊”,《定海水操》“俯视”改“睨视”。但也有改后未必胜于改前的,如卷三《包涵所》“索性”改“率性”,卷四《严助庙》“鲟黄”改“鳞黄”,卷六《绍兴灯景》中“小巷”改为“小街”,“市廛”改为“市前”,卷八《嫏嬛福地》“植黄山松数颗”改为“横黄山松数颗”。

一是版本的选择,鄙见以为“浙古本”所用版本太多,一些没有价值的版本校勘起来不但浪费精力,还容易干扰校勘者的思路。仅举一例:卷五《诸工》一则“嘉兴腊竹王二之漆竹”,“腊竹王二”为工师诨名,本极明白,但“雁来红”等坊间诸本无端补一“之”字,成了“嘉兴之腊竹,王二之漆竹”,就大违本意了。“浙古本”采之,算是被陋本干扰的白璧之玷。顺便说一下,类似于我所作的“妄测”,“浙古本”以小注出之,处理得很好,可是有的就用来改动原文了,如卷七《及时雨》“余山盗起”,便据平步青之说而改为“佘山”。窃以为平步青之说并不妥当,据注佘山远在松江,距绍兴大几百里,就是有盗,绍兴人也未必知道,怎么会担心招惹上门呢?这余山,周作人疑是涂山,虽然未必准确,但与绍兴较近这一点是不错的。而且绍兴西北四十馀里就有“西余山”,焉知与此“余山”没有关系?所以平步青之说入注做参考可以,据改正文就稍嫌鲁莽了。

此类须用“他校”和“理校”才能解决的问题应该还有不少,只是我学问识见都很浅薄,加之年老气衰,只能望而生叹而已。于是而想到《噱社》中的一段,现颠倒如下:“老年(读书)如以指头掐字,掐得一个只是一个,掐得不着时只是白地。少年读书如快刀切物,眼光逼注,皆在行墨空处,一过辄了。”既在前年喜读沈复灿钞本《嫏嬛文集》,今又喜读“浙古本”,《梦忆》文本的最后完善,自当寄厚望于路伟诸君也。

据了解,中国国际私法学会成立于1987年10月,是一个全国性的学术团体。学会目前有理事300余人,成员来自国内学术机构、研究机构及有关实务部门的国际私法教授、学者、专家和实务工作者。成立三十余年来,中国国际私法学会组织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私法示范法》,积极参与制定国际规则,推动司法领域深化国际合作,在服务促进“一带一路”建设等方面做出了显著的成绩,得到了政府和社会各界的肯定。(完)

随着政务微博账号体系与政府行政职能体系的全面对接,构建政务微博服务矩阵的条件已经成熟。除了较早开展政务微博服务矩阵实践的银川之外,成都、昆明、马鞍山等城市和新疆检察系统、湖南公安系统、北京12345便民服务中心、天津交警系统,也都开展了政务微博服务矩阵运营。2018年上半年,“昆明发布厅”对网民反映问题的办结率达到85.3%,@成都服务对市民及企业诉求的按时办结率达到93.5%。

二,卷六《齐景公墓花樽》,乾隆本“乾阳刘太公”改为“乾刘阳太公”,我一直认为是咸丰本的胡改,今天才知道,始作俑者乃是道光本,咸丰本是冤枉的。这就牵涉到一个问题,咸丰本的出版者究竟看到过道光本没有?“乾刘阳太公”一语颇怪,很难有两个本子不期而遇地撞到一起,所以我认为是咸丰本看到道光本之后而改的。如果此说成立,那么咸丰本对乾隆本的其他错字的改正,也应该是参考了道光本的结果。

已经定下在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拙编《新校注陶庵梦忆》,出版方正在准备付印,好赶上参加今年1月书展的时候,突然得到一个好消息,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的路伟、郑凌峰诸君所校的《陶庵梦忆·西湖梦寻》(以下简称“浙古本”)即将面世。我立刻请示编辑先生,能不能让我看到这本书之后再付印?而出版方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朋友已经把书寄到了。我激动地拆开包,先把“整理前言”拜读一过,见参校诸本中,梦寐以求的“王见大本”(整理者称“王乙本”,本文依本书之例称“道光本”)赫然在内,而且还有意想不到的科学院图书馆藏的手钞本(整理者称“科图本”)。眼下所能知道的各种版本尽收囊中,点校者缕叙版本源流,如数家珍,让我顿有坐拥宝山之喜了。

另外再说些题外话。

如果还认为不能说明问题,那么就再举两个纯属“妄测”的例子:卷六《仲叔古董》“得石璞三十斤,取日下水涤之”,“日下水”是什么水,多年前就请教过云南瑞丽玩石头的朋友,都不知道这种讲究,他们说的倒是近似于“取水日下涤之”。又卷七《山艇子》言石上之竹“不可一世,不敢以竹二之”,虽然我以竟陵派的涩法读之,这“二”字也仍然费解,于是我妄测为“不敢以竹竹之”之讹。古人抄书好把相重的第二个字用两点表示,辗转数钞之后,这两个点就被误为“二”了。“不敢以竹竹之”,就是不敢因其是竹而以竹待之,那么以什么待之呢?就是下面说的“金错刀”、“黄山松”。

二是已经辛苦校出的成果应该得到充分的利用,从手心中漏掉,实在可惜。如卷一《越俗扫墓》,“男女分两截坐,不坐船”及“男女必用两坐船”,其中“坐船”语意不清,让人不明白这船究竟坐还是不坐。“浙古本”已经用科图本、砚云本校出“坐船”为“座船”,而“座船”相当于专门载客之船,却没有在文本上取以代之,令人遗憾。又如卷八《龙山放灯》“一灯三之”,也是让人不明所以,难道一个灯要用三个木架悬挂么?浙古本用科图本、砚云本校出“一”字上有“架”字,“架一,灯三之”,一架上悬三灯,豁然明白,也是可惜没有采用,结果标点时有失所据。

道光本中特别需要指出的有两条:

因此,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出现在中央审计委领导名单中的原因也就不言自明,是在强化审计委的“审计”+“监督”作用。

“尾水,是指农村生活污水经过终端处理后符合达标排放的水。尾水返田,即让尾水重新返回田间地头,实现尾水资源化和循环利用。”据东阳市农办相关负责人介绍,经处理后的尾水,既能达到无害化、稳定化、无臭味,又富含一定的氨氮等农作物所需的养分,但在以往各地的实践中通常作为废水直接排放到河流溪渠中。

先说道光本。对道光本的看法我已经在本书前言中说明,出于摹想,期望虽多,但已经把它看成乾隆本的修订本,并不企冀得到惊人的发现,但细读校语之后,仍然有不能满载而归的小小失望。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实习申请 | 联系方式

石蟆旁达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1998 -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 网址:http://www.ack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