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轩楼资讯>综合>寻访红色记忆 礼献七十华诞⑨刘传河:南下 南下
寻访红色记忆 礼献七十华诞⑨刘传河:南下 南下
作者:匿名   发布时间:2019-12-02 14:02:34


编者按: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全国有党员448.8万人。他们是“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的早期实践者,是新中国成立的基石。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稳定的生活和和平的时代。在济南,有许多老党员和退伍军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就入党了。他们对革命事业充满乐观,对党和国家极其忠诚。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后,他们要么回到家乡,要么定居下来过充实的生活,总是以党员的高度要求自己。他们对新中国成立的贡献应该为世人所知和铭记。济南市民谢强热情洋溢,节假日期间在荔城区看望了27名这样的老党员和老战士,并将他们的事迹编成图片和文字材料。我希望通过我的工作,能够记录这些革命先辈的先进事迹,挖掘他们的精神内涵,挖掘我们周围“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牢记使命”的革命模式,并为祖国70岁生日献上一份礼物。

寻找红色记忆,庆祝70周年

从南到南——刘何川

□作者的解决方案得到加强

刘何川的经历似乎不同于其他老党员。他的革命斗争生涯主要是“向南”。

“南进”是革命斗争的一种特殊形式,是解放战争后期这一特殊时期的历史产物。随着南北解放战争的不断胜利,每个新解放区都迫切需要建立人民政权,巩固胜利成果,维护社会稳定,发展经济和民生。北方解放区的大批干部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收拾行李,告别亲人。为了建立新中国,他们昂首阔步地南下,肩负着建立新政权、建设解放区的历史责任。

如果我们把南方放在现在的时代,我们可以简单地理解,一个来自北方家乡的人因为工作需要而被调到南方工作,所以他不能给出确切的调动时间,他所面临的情况和困难是复杂多样的,甚至工作安排也是不确定的。他们的家乡已经欢迎和平,远离战争,但是他们的使命使他们再次面临战争和牺牲。他们本可以照顾家乡的老人和年轻人,享受平静的家庭生活,但他们的使命使他们远离家乡,放弃家庭纽带,四处奔波。他们肩负起自己的责任,以乐观的革命精神和无私的奉献精神出发了。他们为全中国的解放和新人民政权的建立和巩固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还产生了一种独特的向南走的精神。

刘何川就是这样一个南下的干部。我们被他去南方的经历所感动。

“离开家乡南下7年是我一生中最光荣的事情。”刘何川说道。

“我没什么本事。我没想到会做这么有意义的事。”

刘何川,1926年生于鲤城区岗沟街两河村,1946年参加革命工作,1947年入党,1948年南迁。他曾为时任广西省委办公厅秘书长甘怀勋当过保安,并于1955年换了工作。

刘何川说他现在身体很好。他可以吃饭睡觉,一天吃三个大馒头,偶尔还会步行到吴栋村去集市。当他年轻的时候,他的家人在为食物而挣扎。

“我7岁时没有母亲。41岁时,我去东北为家人挣钱。合同工(招聘人员)给了我10元钱给我的家人。那时,我的家庭太穷了。我的孩子和大人在等我吃饭。我不能饿死。这十美元,七美元的食物和三美元的免费,终于持续了一段时间。”

“十美元等于买你。如果你给钱,你就会被带走。人们说你无论去哪里都必须工作。”刘何川说道。

1942年,在东北建设了一年后,刘何川回到了家乡。离家一年后,他的回家仍然和以前一样。他缺乏食物、衣服和温暖的状况没有改善。他不得不去房东家谋生。经过三年的工作,他遭受了剥削和压迫、殴打、责骂和欺凌。少年的悲剧记忆激发了刘何川反抗和斗争的思想。只有粉碎这个邪恶的旧社会,他才能过上好生活。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斗争在这里发展起来,成立了地方民兵组织。他是第一个报名参加的人。他站岗,练习技能,调查情报,并与武装部队合作并肩作战。他很小就发展了一项技能。

后来,国民党军队与返乡军合作,对民兵进行了明确的攻击。民兵因人数少、武器少而分散。在返乡团的胁迫和诱导下,一些民兵投降,一些叛逃。刘何川冒着生命危险突围,继续寻找组织参与革命。因为他年轻强壮,有一定的民兵身体和技术基础,他于1946年加入鲤城县公安局。

“当时,县长是吴张健,公安局局长是陈克光。我以前是民兵,有一些基本知识。当我加入公安局时,我开始成为一名侦探。”

"调查人员的主要任务是什么?"我问。

“就是去敌占区调查,了解敌人的活动和行动计划,伪装成一个背着篮子的市场去窥探市场上的消息,了解敌人的动向。另一项任务是跟随教官和调查组组长在黑暗中给敌人写标语,并刷在墙上。口号的主要内容是揭露敌人反动派的本质,宣传党的政策,粉碎敌人的士气。那时候,我们经常打一些小仗,在返家团、图坦卡蒙土匪等地同反动势力作战。”

“我能用我的腿和脚跑得很快,而且我精力充沛。我非常讨厌房东的返校节小组。公安局自愿参加任何调查任务,并迅速行动。我会做别人不想做的事,我会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教练和队长都邀请我加入他们。”

“后来我在组织里表现很好。1947年8月,调查组组长吴万祥和我谈过话。他说他想训练我入党,因为他的工作表现很好。我答应了。他说,入党必须先吃苦,后享受,遵守党的纪律和约束。我说所有这些都可以观察到。8月9日,我在公安局对毛主席画像发誓,吴万祥和孙立忠是我的党员。”

刘何川说入党就像他的第二次生命。生活开始了新的一章。他以前听说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征服世界。他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一名可敬的成员。他需要扮演主角。作为一名童子军,他应该对自己更加严格。他应该始终按照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听党的话,按照党的要求完成任务,获取更多有价值的信息,抓更多的坏人,打败更多的返乡大军,保护老百姓。

1948年,解放战争进入第三年,战争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国民党军队的五个战略集团分别被牵制在西北、中原、东部和东北五个战场上。人民解放军在解放战争的战场上节节胜利,各市县从北到南相继解放。

江南一直是国民党的统治区。为了保护胜利果实,维护社会稳定和人民生活,中国共产党决定部署北方解放区党员干部组成南方工作组,与军队一起南下,在新解放区建立人民政权,开展城市管理和经济建设。1948年2月,历城县和章丘县成立了南方联合工作组。刘何川报名参加并担任该组织的武装班长,负责保护南下途中的人员和财产安全。

根据历史记载,在刘川来到河南之前,三个团的近3000名干部已经南下执行任务。

1948年2月,从鲁中地委抽调的第四批约200名公安干部在张鸿林的领导下抵达阳信待命。刘何川是其中之一。

3月10日下午,去济南黄台站。晚上10点上火车。我们在一辆闷油罐车上,军队刚刚运送了牛、马、骡子和驴。上面的牛粪和马粪还是新的,横梁又小又臭又闷。尽管如此,同志们情绪很高,坐在车的底部,背包作为座位,谈笑风生。火车到达济南站时,已经是深夜了。一些没有去过济南的同志非常想去看看这个著名的大城市,但是夜很黑,火车也很短。除了灯火通明的立交桥和众多复杂的铁轨外,他们什么也看不见。

3月11日,这个地方(临城,现枣庄)刚刚解放,受到国民党战争的严重影响。人民的生活极其痛苦。除了今年的洪水,树木也被砍伐了。村庄的墙倒塌了,房子倒塌了,留下了一幅凄凉的画面。我们的生活也极其艰难。我们每天只能喝两餐粥,吃一点红薯叶。晚上太暗了,我甚至借不到一盏灯。碗中只能放一点食用油,拧一个纸芯,点燃它。睡在潮湿又臭的羊圈棚里,四面通风。艰苦的生活磨练了我们去南方的意志。有三个人因为他们对家乡的严肃的概念和艰苦的生活而离家出走。在这种情况下,既要集中力量进行培训和巩固,同时也要等待渤海第一、第二、第四区的干部聚集在这里。

4月27日,我们接到了限期渡河的命令。所有干部都南下长江,连续走了两天,半夜在西镇村和高邮城南村停留。4月29日,一场穿越赵官坝、仙宫和万福桥的快速行军,晚上停留在扬州城南的花园桥上。这一天,我走了120英里,这是游行以来最快的一天,在雨中游行。晚上,黑暗中道路很滑。走路真的很难。许多摔跤运动员甚至滑入路边的沟渠和粪池。他们都变成了落汤鸡和泥猴。到达营地,点亮灯,面面相觑,每个人都大笑起来。

赵玉生:“我的南下经历”

“鲤城和章丘工作组共有100多人。他们聚集在滨州惠民县。他们从惠民县南下,白天离开,晚上休息。有解放区就有干部。他们不停地走。当他们到达河南省临汝县(现河南省汝州市)时,我被安排在那里。”

在另一组南下的部队中,有一个特殊的干部,他就是甘怀勋(当时叫王玲,庄,广西宁明县的一个镇民),是临汝县的副书记。1939年5月,甘怀勋先后担任鄂豫皖省委常委、安徽省李荒市委组织部长、天长县委书记。1945年底,他被调到新闻战线,先后担任《新华时报》华中版和《人民日报》编辑部副主任。两年后,他被调到华南干部中原分局副政委,然后调到临汝县委副书记。

就这样,刘何川和甘怀勋不期而遇,甚至这次会面也成为了刘何川一生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刘何川曾在公安部门工作,对政府部门的工作流程和安全工作有一定的了解和基础。当他来到临汝时,他成了通信班的班长和王玲的保安。

对于任何解放的城市,都有详细的接管计划和严格的纪律要求。有的负责战争影响评估和损失统计,有的负责思想政治宣传和政策宣传,有的负责政府组织结构的建立和实施。工作组的主要任务是进行接管和建设,消灭土匪,稳定社会秩序,恢复和发展生产,改善人民生活。另一方面,刘何川负责当局的通信和安全工作。这是他以前的工作。

“王玲对我印象很好。我在公安部门工作,很强壮。那时,我的思想更加灵活。有些事情可以帮助领导提前思考。当然,我是对的。此外,我还积极思考如何做这项工作。这基本上不是战争,但仍然会有一些强盗和敌方特工,他们都是残余分子,对杀害和纵火造成社会动荡负有责任。他们会想方设法扰乱社会秩序。他(王玲)会带我一起去保护他的安全,不管他是去国外出差还是接受检查和指导。”

“我没有直接参与接管和重建工作。当时,这些北方工作组的干部真的很了不起。带林儒比他们的亲家更亲近,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家乡的干部。条件也很好。但是当林儒开始重建时,没有人抱怨恶劣的条件。党员和领导人越是带头,他们就越是修复医院、市场、道路和桥梁。我也是党员,不能落后。我想保护领导的安全,为政府服务,也被认为是为建设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经过一年的努力,临汝的社会秩序基本恢复,各项建设工作有序开展。1949年6月,在全国解放前夕,上级有了新的任务。他们要求王玲继续向南去湖南邵阳地委工作。11月,王陵带着军队南下解放广西。在这里,刘何川一路跟随到广西。

刘何川回忆说,王玲离开蔺如时,他曾经和刘何川谈过一次,想带他一起去。然而,刘何川没有接到继续南下的命令。他认为任务结束后他就能回到家乡了。王玲对他说,他被指派了一名比他大三岁的保安,但他觉得我已经和他在一起一年了,并且彼此理解。他对我很放心,希望我跟着他往南走。

“革命需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会听首长的安排。”刘何川给了坟墓一个明确的答案。

到达广西后,王灵勇恢复了真名甘怀勋,先后担任平乐特区第一书记、专员、副秘书长、省委办公厅秘书长。刘何川继续担任甘怀勋的通讯班长和安全员。

“工作三年后,他(甘怀勋)发现我一个人离家几千英里,这并不容易。他问我对生活和工作是否还有其他想法和具体需求。我说我没有想法,也不想要任何东西。革命并没有晋升到更高的位置,但我一个字也不知道。如果有机会,我会学习、学习文化和一些知识。他说这个想法是对的,所以大约在1952年,我被安排去广西公安学校。从基本的拼音“bpmf”开始,我学习了拼音和常见字符的读写,尤其是更多工作中的单词和句子。他在一年零两个月内毕业,被分配到3862部队的第五师,并担任排长,直到他在55年内换了工作。”

在山东省行政区域内,至少有3万名当地干部向南迁移。如果把解放战争时期山东党政机关领导的苏北、豫北、冀鲁豫和天津南部的干部都算上,把山东军队从华东、华中野战军转移到地方的干部都算上,就有十万人。这不包括从地方升级到主力部队并从事军队工作的鲁南军队干部。它不包括来自山东但从周边战略地区南下的地方干部和军队干部。如果把这些都考虑在内,广义上来说,山东南方的干部人数将达到十多万。

1955年换工作后,刘何川成为西营武装部部长,西营距两河村近20公里。为了节省工作时间,他经常住在这个单位。也是因为他忙于革命工作,他直到1957年31岁才结婚。在那个时候,即使是今天,他也应该被视为一个年长的年轻人。

“后来,我很残忍,向领导们申请辞职。一方面,我的教育水平不高,有些工作很难做,害怕耽误工作。其次,家庭的妻子和孩子真的无人照看。孩子们只有3岁,大人生病了。上述领导看着我,看着我做得更好,做得更有革命性。他们觉悟很高,不想让我辞职。他们说他们正在帮助解决这个家庭的困难。我知道一天两天就能解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是做不到。工作不能因为我而推迟。我于2月62日提出申请,直到7月份才获得批准。”

1962年回国后,刘何川的心理担忧被消除了。在照顾家人的同时,刘何川成了村里的生产队长和大队长。

尽管刘何川已经93岁了,但他从未忘记自己的共产主义身份。他将积极参加村子里的任何聚会。他还将在村里介绍项目和投票项目时热情洋溢地发言,表达自己的建议,为村集体和村民的利益而奋斗。同行业的会计刘说,刘何川在穿越潭柘寺线去村里开会时,曾两次被车撞。他告诉司机这没关系,也不严重。你可以先在路边坐一会儿,然后回家。每个党课都是积极的参与,了解党的重大事件,学习党的最新政策。无论是会议还是学习,它都是第一个到达的,在那里早等,从不迟到。

“我去了南方,党做了我经历过的那些好事,从中受益匪浅。我们必须信任和支持党。我们必须始终保持党的形象,学习党的政策,服从党。它永远是对的。”刘何川坚定地说道。

(本文的基本材料基于有关各方的口头安排。请纠正内容和事实之间的任何差异。)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新疆11选5 山西11选5投注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河北快三


上一篇:故事:花钱雇陌生帅哥做我男友,他太温柔惹我忍不住假戏真做

下一篇:全通教育原CEO旗下和码编程完成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章程 | 入会申请 | 广告报价 | 法律声明 | 投稿信箱

© Copyright 2018-2019 ackula.com 轩楼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